<acronym id="g9wyv"></acronym>

    1. 云上焦作

      掃碼下載
      【云上焦作】手機APP

      微信

      掃一掃關注
      焦作廣播電視臺官微

      官方微博

      手機掃碼看微博

      抖音

      有趣、有愛、正能量...

      手機版

      隨時隨地看新聞

      互聯網舉報平臺

      數字技術賦能公共文化服務

      時間:2023-03-31 瀏覽量:0

      ?讓文化遺產綻放數字華彩

      ??蘇伯民

      ??我國豐富的文化遺產如明珠般灑落在中國大地,蘊含著深厚的歷史價值、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文化遺產一直以來滋養著人們的精神文化生活,尤其伴隨數字化技術和文化遺產資源的融合探索推向深入,不斷為人們創造線上線下一體化、在線在場相結合的文化新體驗,受到人們青睞。

      ??敦煌研究院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就提出莫高窟數字化“永久保存、永續利用”發展理念。經過30多年的數字化實踐,今天的敦煌莫高窟創新成果多樣,不斷豐富應用場景,不僅滿足文物保護、考古、美術等專業研究需要,同時靈活回應社會大眾的文化需求。

      ??海量的高品質數字資源,讓不可移動的石窟文物以多種形式走進千家萬戶。敦煌研究院在2016年上線“數字敦煌”資源庫,借助互聯網實現了30個洞窟整窟高清圖像和相應的全景漫游節目的全球共享,訪問用戶遍布78個國家,累計訪問量超過1950萬余次。數字時代,展覽形式也更加豐富靈活,“數字敦煌”系列展已在國內外舉辦29場,“敦煌壁畫藝術精品公益巡展”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等56個大學和美術館舉辦。

      ??數字技術的應用,也更好地平衡了文物保護與開放參觀之間的關系。敦煌研究院經過長期總結與科學分析,建立了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在展示中心為游客提供《千年莫高》等沉浸式數字體驗節目,確立了“總量控制、線上預約、數字展示、洞窟參觀”的旅游開放新模式。在新模式下,日游客承載量從此前的3000人次增加到6000人次。

      ??創造性地將數字技術應用于文化遺產資源,還可以分眾化地滿足不同人群的精神文化需求。比如,敦煌研究院與科技公司合作,借助增強現實技術推出“飛天專線游”,讓觀眾在實體洞窟和虛擬洞窟中穿梭游覽,實現“窟內文物窟外看”;通過互聯網音頻分享平臺制作《“畫”中有話 敦煌石窟百講》產品,感興趣的游客可以一邊游覽一邊收聽壁畫故事,豐富深度體驗。

      ??面對數字內容再創作這一新理念和新興文化傳播形式,敦煌研究院2022年上線“數字敦煌開放素材庫”,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對壁畫元素進行識別與匯聚,19類專題6500份素材免費向公眾開放。這一線上素材庫的建立,不僅方便人們學習文化遺產知識,而且為人們提供了一個創作和交流的平臺:每個人都可以上傳并出售自己對素材的二次創作。在深受大家喜愛的“云游敦煌”小程序中,人們也可以進行數字內容再創作,比如自行設計敦煌絲巾圖案并定制、為“敦煌動畫劇”配音等。這些互動性較強的數字探索進一步拉近了社會大眾和文化遺產之間的距離,讓歷史文化遺產可親、可近、可學。

      ??數字技術對公共文化服務發展起到強有力的支撐作用,與此同時,數字資源的知識產權保護也面臨巨大挑戰。面對豐富的數字化自主知識產權資源,敦煌研究院逐步建立基于數字資源的“知識產權確權+授權應用+保護維權”的知識產權授權轉化體系,培育了文物數字資源與出版、公共教育、數字創意等多領域跨界融合發展的新業態,產生了“敦煌詩巾”“敦煌奇境展”以及《敦煌女兒》《絲路上的敦煌》《寫給青少年的敦煌》等基于敦煌數字知識產權資源授權轉化的優秀作品。同時,探索建立區塊鏈確權、數字水印等多維度知識產權保護維權體系。如何既通過文化遺產資源數字化惠及更廣泛的人群,又做好數字資源知識產權保護,這是文博行業共同面對的挑戰。

      ??立足時代發展與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不斷創新前沿技術與文化遺產資源的融合發展。相信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不斷開拓新的可能,為更好地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貢獻力量。

      ??(作者為敦煌研究院院長)

      ??文化供給搭乘數字技術快車

      ??羅云川

      ??如果你坐標浙江,打開小程序“浙里文化圈”,點擊其中的“藝培”,數千堂藝術培訓課程實時觀看;點擊“觀展”,全省2000多個線下展覽、600多個線上展覽以及上萬件數字藏品資源躍然眼前,線上游展、入館預約,都可一鍵操作。這是近年來我國公共文化服務搭乘數字技術快車的小小縮影。

      ??在積極推進實施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今天,運用數字技術整合文化資源,為人民群眾提供多樣化、精準化公共文化服務,已成為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途徑。2017年,由文化和旅游部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建設的國家公共文化云平臺正式投入使用。這一平臺運用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依托覆蓋全國的六級公共數字文化服務網絡體系,為實現藝術普及、開展公共文化領域重點工作提供安全可靠的算力保障,實現文化藝術資源數據的生產、存儲、傳輸、分發和共享。日漸豐厚的藝術普及資源庫群正在成為中華文化數據庫重要組成部分,推動藝術普及。

      ??直錄播技術、云存儲技術、多點分發技術等數字技術的應用,既加速公共文化優質資源匯聚共享,又提升各地文化館數字服務能力??粗辈?、享活動、學才藝、訂場館、趕大集、讀好書,是國家公共文化云的6項主要服務,近20萬條以視頻為主的數字資源面向公眾,隨時隨地免費開放,迄今訪問量已突破8億人次。中央民族樂團、中國煤礦文工團、中國兒童藝術劇院、蘇州民族管弦樂團等專業文藝院團的入駐,更是將文藝精品匯向群眾指尖。在這一數字文化共享平臺,江蘇省文化館開設昆曲、錫劇、揚劇等名師課程,安徽省文化館線上傳授廬陽剪紙……國家公共文化云助力各地公共文化機構特別是文化館,擴大服務范圍,提升數字文化服務能力,進而激活各地基層文化館創造潛力,增強基層文化館線上線下的覆蓋面和影響力。

      ??廣大人民群眾受益于數字文化普惠的同時,也借由數字技術的推廣應用,反哺公共文化服務,成為公共文化服務的內容生產者、提供者。比如,國家公共文化云推出的“鄉村網紅”培育計劃,已培育100多位美麗鄉村代言人,吸引一批文化名人踴躍擔任志愿推介員,他們為鄉村文旅鼓與呼,粉絲量累計超過1億人。每逢佳節,各地父老鄉親踴躍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自編自導自演“村晚”,并在國家公共文化云集結亮相,展現出蓬勃向上的時代氣息?!霸粕蠌V場舞”“云上大家唱”等一批品牌活動也在服務大眾的同時,不斷豐富云上公共文化資源庫。

      ??在融合數字技術、不斷提升公共文化服務質量的道路上,集結優質文化資源、調動民間共創熱情、擴大文化普惠覆蓋面是基礎,實現公共文化服務的智能化,則是目標和挑戰。通過大數據準確把握不同人群的文化需求,從而實現對不同用戶的精準服務、對公共文化資源的科學管理調度和服務評價監測,是當前公共文化服務致力探索的方向。在北京市石景山“文E系統”的大數據墻上,各文化場所運行情況一目了然:客流量、性別、活動量,場館開放情況、月度最受歡迎活動及場館排行榜、各街道文化活動中心的實時畫面,等等,盡在眼前。這是當前公共文化智慧服務的探索之一。

      ??面對未來,如何更好實現優質文化資源的共建共享,如何讓用戶獲取的文化服務更加個性化、更具交互性和體驗感,都是有待在實踐中破解的課題。目前,圍繞公共文化大數據集成應用、用戶畫像、知識圖譜、應用場景等關鍵問題,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依托公共文化服務大數據應用文化和旅游部重點實驗室,正聯合高校、企業共同開展研究和基層試點。伴隨公共文化建設不斷推進,人工智能等技術不斷發展,實現公共文化服務的智能化還需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積極參與,共同努力為基層群眾提供更便捷、更個性化、更高質量的文化服務,為新征程新輝煌凝心聚力。

      ??(作者為文化和旅游部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副主任)

      ??推動知識服務智慧化升級

      ??熊遠明

      ??積極發展智慧圖書館是數字文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圖書館進一步發揮資源和專業優勢、響應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重要舉措。

      ??圖書館作為傳遞知識信息的中介,一直以來都是現代信息技術應用的“排頭兵”。自上世紀90年代,我國開始把信息技術引入圖書館領域,組織實施中國試驗型數字式圖書館計劃、中國高等教育文獻信息資源保障體系、國家數字圖書館工程等全國性重大項目,讓用戶不僅能享受到傳統的到館借閱服務,還能通過電腦、手機、電視等終端方便地獲取電子圖書、電子報刊、視聽文獻等豐富的數字資源和服務。

      ??當前,以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進一步革新知識生產和傳播模式,特別是智能聊天機器人程序等突破性成果的出現,預示著信息和知識傳播進入新階段。過去以紙質文獻數字化為主要特征的數字圖書館建設方式已經不能適應當前的信息環境和用戶需求。智慧圖書館的出現,是圖書館行業主動適應當前技術發展階段的自然演進,是數字圖書館發展的高級階段。一方面,數字圖書館建設積累下來的海量資源和軟硬件基礎設施,為智慧圖書館建設奠定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礎;另一方面,數字圖書館在知識關聯、線上線下服務的融合互動以及數字資產確權管理等方面的局限,則需要通過智慧圖書館建設實現突破。

      ??如今,智能化技術在圖書館領域的應用已顯現出巨大發展潛力。例如,國家圖書館與北京大學—字節跳動數字人文開放實驗室合作,開發“《永樂大典》高清影像數據庫”,對部分內容進行知識標引,上線“《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知識庫”,以多維度知識圖譜等可視化形式,為用戶提供前所未有的典籍文化體驗;上海圖書館東館在新館建設中,全面踐行智慧化設計理念,運用物聯網、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技術手段,將物理空間、虛擬空間與資源服務、信息服務緊密融合,為公眾打造全新的圖書館空間形態;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的“采編圖靈”智能作業系統,應用人工智能、機器視覺、工業自動化等前沿技術,大大提高圖書采分編作業效率,為下一步繼續推進圖書館業務的全流程智慧化管理提供借鑒??梢哉f,應用現代智能技術推動資源、服務、空間、管理等方面的智慧化轉型發展,已經成為各級各類圖書館廣泛共識。

      ??在各地創新探索基礎上,國家圖書館提出建設“全國智慧圖書館體系”。即以全面提升圖書館資源和服務的社會感知度和公眾獲得感為中心,搭建“1+3+N”的項目總體框架,包括智慧圖書館云基礎設施、智慧圖書館管理系統、全網知識內容集成倉儲、多維融合知識服務平臺以及遍布各地城鄉基層的線下實體智慧服務空間。具體來說,推動智慧圖書館資源和服務的線上線下呈現,一是以中華古籍保護計劃等項目積累的海量古籍數字資源為基礎,加強中華典籍資源的關聯標引與知識圖譜建設,推動建立古籍知識化服務平臺,提升典籍活化利用的效能;二是以智能書庫、智慧預約、智慧導覽等線上線下結合的服務應用為重點,加強對各級圖書館及其基層服務網點建筑空間、設施設備的智慧化改造,推動實現線上多元內容和服務對線下閱讀學習體驗的拓展與提升。

      ??相信在智能化技術的驅動下,以數字圖書館為基礎,我國智慧圖書館建設將不斷積累經驗,更好發揮圖書館體系優勢,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更加便捷、更加豐富的文化體驗。

      ??(作者為國家圖書館館長)

      ??《人民日報》(2023年03月31日第20版)

      曰本真人性做爰全过程视频